被剁手男童安慰亲人:妈妈我还有左手(图)

上接A05版

在苦难的一天里,用“坚强”、“冷静”、“细心”来形容一个刚刚受到如此伤痛的10岁孩子,是否有些残忍?

可事实就是如此,麻药失效,孩子泪流满面,却没有哭出一声;

安慰痛哭的妈妈,小俊说:“我还有左手。 ”;

妈妈靠近窗边,孩子第一反应是阻止妈妈轻生。

 断手男童的苦难一天

昨日3时许:小俊被王某送至医院,身上沾满血迹,头外伤、右手腕被切断。

4时许:沈阳医学院奉天医院为小俊开通“绿色通道”,紧急手术,但“断手”因被热水浸泡过久,已经不能再植。

9时许:小俊右手臂伤口处被包扎好,被送进病房。他大多时间在昏睡,醒来时能和陪护者正常交谈。

11时30分许:小俊被北国网、辽沈晚报记者、患者家属多人抬起转移到另一病房,小俊未依赖外力,独自挪动身体到病床上。他的坚强,让病友及家属们感慨不已。

下午1时:小俊身旁看护人员增至5人,等待小俊妈妈从外地赶回沈阳。

下午4时:流泪忍痛,一声没哭。病房里的小俊正在熟睡,身边一位中年妇女陪护,唉声叹气。中年女子自称是小俊的家属,却不愿公开身份。

4时10分许:小俊醒了,问旁边的阿姨,“妈妈在哪里?”知道妈妈正在赶来的路上,孩子虽然没有再次入睡,却变得十分沉默。

任凭眼泪流下来 一声不吭

慢慢地,孩子咬起了下嘴唇,却仍不出声,直到眼圈渗出眼泪。身边照顾小俊的阿姨说,“疼,就哭出来吧。 ”可孩子却只摇了摇头,任凭眼泪流下来,一声不吭。

一位护士介绍,孩子手术时用的麻药已经过了效力,如果疼痛难忍,可以再吃药或者打针,“可以现在用,也可以晚上睡前用。 ”

“我现在不疼。”小家伙竟然自己拒绝了用药。直到妈妈出现,小俊一直很安静。

下午5时20分:一名穿着灰色外套的女子冲进病房,嚎啕大哭。从照顾小俊的阿姨口中,记者得知,冲进门的女子就是小俊的妈妈阿英(化名)。小俊的妈妈是从杭州赶回沈阳的。“阿仔,妈妈来了。”嚎啕中,阿英趴在小俊身上。“妈妈,我疼得不行了。”隐忍了很久的小俊见到妈妈终于哭了出来。

母子俩哭成一团,小俊却在安慰着妈妈,“妈妈,你别哭了,我没事。”

随后,阿英给远在杭州的姥姥和小姨拨通了电话,“没了,阿仔手都没有了。”伴随着撕心裂肺的哭喊,阿英一下跪在病床边,双手搂住孩子的一条腿,却不停抽搐。

 断手男童术后与姥姥和小姨通话:“我不疼”

“我还有左手。 ”只有10岁的小俊平静地安慰妈妈。

接过妈妈手中的电话,小俊也与姥姥和小姨通话,却很镇定,没有哭泣、没有喊叫,安静的小俊第一句话就是,“奶奶(当地姥姥叫奶奶),我不疼,我吃饭了,吃的馄饨。 ”

晚7时许:最后一袋点滴结束,护士告诉家属,孩子可以下地,但最好在床上坐着。

由于对孩子的关心,病房里来围观的患者及家属很多,数十人挤在病房里,让房间里有些憋闷。

或许想透透气,阿英颤抖着走向窗边。刚刚坐起身的小俊却好像发现了什么,立即要求下地,追着妈妈,立即被其他家属拦住。

随后,阿英说要去厕所,小俊又要跟着去。家属突然明白了小俊的担心,“他是怕妈妈轻生呀!”

“我陪你妈妈去,小舅舅在屋里陪你,你不用担心啦。”一位家属拦住孩子。

在孩子面前或许有些控制,走出病房的阿英再也坚持不住,突然一声嚎哭,瘫倒在地上。

听见声音,小俊要出去看看,家属赶紧将门关起来。小俊的冷静,懂事,让在场的所有人红了双眼。

由于对孩子的关心,病房里来围观的患者及家属很多,数十人挤在病房里,让房间里有些憋闷。

  本组图片由北国网、辽沈晚报记者 吴怀宇 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