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青岛】4女孩集体离家出走 被司机发现要跳窗(图)

“我走了,我讨厌死上学了,不用找我,安顿好我会联系你们!”昨天早上6时20分,年仅15岁的小谭留下了一封信,跟着女同学小袁、小宋和小王踏上了 “离家出走、自力更生”的路。未成年的4个15岁小女孩同时失踪,急坏了她们的父母。家长们发动亲戚朋友、动用各方资源苦苦寻找。而此时好心的长途车司机韩师傅发现了车上离家出走的4名女孩,充当起了“临时监护人”,苦劝她们无果后立即报警求助。昨天晚上7时30分,4名女孩在城阳公安分局流亭派出所民警的帮助下,安全回到了父母身边。

 长途车上捡到四个女孩

每天一趟滕州到青岛的长途客车上,突然出现了4名特殊的乘客。司机韩师傅跟往常一样清晨6点多从滕州总站发车,开了4个多小时,路过莒县服务区时,突然在车上发现有4名女孩,什么行李都没带,紧接着他的手机响了起来。“师傅,车上是不是有4个学生打扮的女孩,她们还未成年,想要离家出走。”家长在电话里焦急地说,好心的韩师傅不动声色,按照约定一路护送着孩子,与此同时孩子的父母正迅速赶往青岛长途汽车站。韩师傅称,这一路他都很忐忑,每一次停车都从后视镜中看着4个女孩,生怕她们突然半路下车。与此同时阜新路派出所的民警受到孩子父母的委托,也在长途汽车站耐心等待着。

犟劲上来跳窗也要下车

“是流亭派出所吗,我车上有4个离家出走的女孩,死活要半路下车!”昨天下午1点左右,流亭派出所接到韩师傅报警。接警后,民警迅速赶到汽车北站,只见长途车上载满了乘客,司机死死挡住车门,不肯放人下车,车上4名女孩不住吆喝,有人已经拉开了后车窗准备跳车。见到民警后,韩师傅才松了一口气。民警上前将4名女孩拦下后送上了警车。经过简单了解,民警得知长途车司机韩师傅和孩子父母约定好,在青岛长途汽车站有人接应孩子,期间不让孩子们下车。没想到到了汽车北站时,孩子们非要下车,无奈他就打电话报了警。

 民警百般沟通无果

“家在何处,为什么要离家出走,有没有父母的联系方式。”流亭派出所民警询问,但是四名女孩都不肯合作,其中一名女孩言辞激烈,称自己就算死也不要回家。看着只有15岁左右的女孩反应如此激烈,民警一边耐心询问,一边给孩子买来了可乐和面包。“就算要赌气,也得先吃了饭才有力气!先吃点饭。”似乎认可了民警的话,其他3名女孩都抬头看其中一名女孩。民警也发现这名叫小宋的姑娘是她们带头的“老大”,经过民警的劝导,在小宋的带领下,女孩们狼吞虎咽将饭吃完了,态度也软化了下来,为了打破这个“攻守同盟”,民警将她们一个个叫到单独的办公室询问情况,经过1个多小时开导,民警才大致了解清楚事情的经过。

离家各有难言之隐

民警了解到,4名女孩曾是同校的校友,也是邻居,4人都有自己的理由,总觉得自己活得委屈,想要通过自己的双手赚钱,让自己活得更充实。据小宋讲,自己家在农村,父亲向来重男轻女,从小自己和弟弟的待遇都不一样,弟弟可以每天玩电脑,什么也不干,但是自己16岁就不能上学了,还要在家里干活。小王是从小被收养的孩子,她觉得自己不属于这个家庭。小袁和小谭是因为学习压力太大。4个好朋友互相倾诉,都觉得现在的家是一个“鸟笼”,困住了自己不能飞翔,于是4人一拍即合,决定离家出走,自力更生。

她们中只有小谭从家里拿了2000元钱做生活费,在临走前,小谭怕父母担心,便将自己离家的理由还有和谁一起出去打工写了一封信,留了下来。也正是因为这封信,家长才得知事情原委。

民警耐心劝说孩子回家

“没有一个做父母的不疼爱子女,只是方式各不相同,他们知道这个社会的残酷,也明白你们不能适应这个社会,害怕你们受到伤害,所以才会对你们这么保护,而这种保护,在你们眼里成了负担。”听了民警的话,女孩们都沉默了。昨天晚上7时30分左右,4个家庭的父母驱车从滕州赶到了流亭派出所,见到孩子们的父母泣不成声。民警一面安慰孩子,一面劝说家长。“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性格叛逆,自控能力差且学习压力大,会受到社会不良因素影响,借离家出走来逃避学习的压力。”民警称,家长应该改变教育方式,对子女不应过于娇惯,也不能给太大压力,要多与孩子交流,多听听孩子的想法。在家长的一片感谢声中,民警送孩子踏上了回家的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