日照一小学生作文:唉,我太难了!

在战“疫”一线

不乏一些夫妻共同奋战的身影

他们有的是“警医伉俪”

也有的是“双警家庭”

他们舍小家顾大家

勇当疫情中的“逆行者”

儿子的日记:我太难了

“我的爸爸妈妈都是警察,我很自豪,可是这个春节,我却很烦恼,除夕夜爸爸妈妈都在单位值班,妈妈说等过了除夕,好好陪陪我和妹妹,我盼啊盼,突然的疫情打破了我的希望,正月初三爸爸妈妈又奋战到他们的工作岗位上,姥姥过生日他们都没能回来,我陪着姥姥过了一个鸦雀无声的生日……说好的滑雪场、说好的迪士尼,都没了,唉,我太难了,我多想疫情早点结束,我们全家早点团聚啊,可是爸爸妈妈比我更难,他们奋战在一线,昼夜值守,守护千家万户的安全,我为他们是警察而自豪!”

写下这篇作文的是新营小学四年级的郑毅同学,他的爸爸妈妈都是岚山公安分局民警,尽管已经二十多天没有见到爸爸妈妈了,但儿子写下的这篇日记,依旧对他们充满了理解和支持。

把“警察蓝”穿成“情侣装”

疫情发生后,郑毅的爸爸郑世凯,妈妈崔健群一直在战“疫”一线战斗。郑世凯是治安大队的一名民警,崔健群是刑侦大队的一名民警,战“疫”打响后,夫妻二人接到“战‘疫’时刻全员上岗”的通知,连夜将儿子、女儿分别送往姥姥家、奶奶家,就第一时间返回了岗位。

两人主动请战到查控一线,分别在绣针河检查站、高速检查站执勤值守,检查过往车辆、核实人员信息、检测体温。

“她在岚山西,我在岚山南,我俩白天偶尔能在食堂碰个面,互问一下上下岗时间,下班了也不敢回去看老人和孩子,因为白天接触了太多的人。”郑世凯说起打赢战“疫”之后最想做的事,两口子掰着指头开始计划:给妈妈补个生日,陪儿子滑滑雪,陪女儿滑滑梯,陪家人吃顿饭…

女儿:戴好口罩能帮爸妈一起隔离小怪兽

两岁半的小女儿每天对着视频一遍遍问道:“爸爸妈妈你们什么时候来接我啊,外面的小怪兽被你们打倒了吗?我什么时候才能出去玩滑滑梯啊?”

每当夜幕降临,懂事的女儿眼巴巴地站在阳台的窗户向外望,她不知道今晚爸妈会不会来接她,她只知道,戴好口罩能帮爸爸妈妈一起隔离小怪兽,在她的心里,爸爸、妈妈都是“英雄”!

孩子,愿疫情早退去,愿世间无怪兽,愿家中有爸妈,愿春暖花开时,大家牵手沐浴在阳光下。

一位母亲的心愿

(崔健群绘画)

说起对防疫情况最牵肠挂肚的人,应该是崔健群的母亲厉英了,四个孩子四名警察,女儿在刑警、女婿在治安、儿子在派出所、儿媳在交警,四个孩子都在防疫一线。

她记得每个子女的执勤时间和辖区疫情,短信念叨,电话嘱托,“戴口罩、勤洗手、量体温”,她说:“这时候就是需要你们的时候,值好班,干好工作,保护好自己,家里不用担心,孩子我会替你们照顾好!

郑毅小朋友在作文中说, “陪着姥姥过了一个鸦雀无声的生日。”而这个生日正是厉英的60大寿,这位平凡淳朴的母亲说:“我过不过生日都行,我只要你们四个孩子都好好的,我今天许的愿就是,等疫情结束了,你们都能平平安安地回来,这是我最大的心愿。

疫情在前,作为警察的母亲,会心疼惦记,但更多的是支持,这份沉甸甸的爱温暖了战斗在一线的大家,给予每个人继续前行、抗击疫情的坚定力量。

哪有什么超级英雄

只是一群孩子换一身衣服

学着前辈的样子守护大家!

为了更多人的岁月静好

而负重前行

向这一家人致敬!

点亮一个“在看

给日照加油,给中国加油!

抗击疫情,我们在一起!